齊魯網4月20日訊 據山東廣播電視臺生活頻道《生活幫》報道,煙臺孫同學和馬同學,在網上發現可以承包一家快遞公司的部分片區,經過協商,對方告知其在劃定區域有永久性經營權,孫同學一高興,給了對方15萬。可是給錢以後卻再也要不回來了。
  在煙臺有兩名創業小達人,一個叫孫亞男,一個叫馬俊海,他們從去年7月,就在煙臺高新區獨家經營著韻達快遞業務。原本以為擁有高新區永久經營權,但現在,他們倆感覺被忽悠了。
  大學生孫亞男:“我經營起來,不是這麼回事,亂收費,每周去值班,不去就罰款五百 ,罰了四五千。”
  去年7月,兩名大學生和韻達快遞煙臺萊山分公司簽訂了承包片區合同,對方給兩位學生承諾,在高新區享有永久經營權。但對於經營過程中出現的問題,對方這樣回答。
  韻達快遞煙臺萊山分公司老闆毛玉娜:“我們不會給你們回答,我對他很照顧,通過法律吧。”
  經營了半年,小孫和小馬每個月都要被罰款,他們提供的去年9月、10月、11月的營業額,都是負的一兩萬元。對此,他們向上海總部反映了問題。
  大學生馬俊海:“他和上海簽合同,上海沒說永久承包,上海想直營這裡的話,可以收回,但他簽合同永久承包合同,可老闆說放心吧,有我在就沒事。”
  對於兩位同學的說話是不是真的,記者也向韻達快遞上海總部進行了求證。
  韻達快遞上海總部客服:“如果我們和一級加盟商簽10年的話,不能給他裡面承包區說是永久性經營。”
  既然韻達快遞萊山分公司都不是永久性加盟,如何承諾兩個學生,他們在高新區享有永久經營權呢?
  孫亞男父親:“我看合同,我孩子解除,罰款1萬元,任罰款1萬,退14萬,他不給退。”
  兩位小伙子表示,當時為了創業,他們向韻達快遞煙臺萊山分公司繳納了一筆不菲的費用,至今沒拿到相關手續。
  “十五萬收據,我讓他寫,他說寫了就合同終止,我就很納悶,錢給你,為何不開收據。”
  這份費用真實存在嗎?記者查看了雙方簽訂的合同,合同中並沒有提到承包費用的問題,遺失件風險押金、網絡建設費的信息也是空白。
  記者:“上海總部說沒有所謂永久經營權。”
  韻達快遞煙臺萊山分公司老闆毛玉娜:“對,我們在法律上見。”
  記者:“怎麼還要交15萬呢?”
  既然雙方有合同,兩位同學不想幹了,按照合同約定,該罰款多少罰款多少,剩下的就是退錢唄。為何不退,還要法庭上見呢?難道有什麼蹊蹺?
  這家快遞公司是否具有從業資質?
  記者:“有沒有營業執照?”
  韻達快遞煙臺萊山分公司老闆賀高峰:“我們通過法律來解決。”
  記者:“有沒有郵政管理部門頒發的快遞從業資質?”
  從事快遞服務行業,必須要有營業執照、快遞經營許可證,但對方拒絕提供,承包費的問題也沒有給與答覆。隨後,兩位小伙子報了警。
  “我乾著,你乾著,他也承認。他不幹了,你也同意”
  “我不會來乾,我信的是永久經營權。”
  “我乾你乾,我不乾,我找找下家,儘量讓你乾。”
  孫同學擔心,永久的經營權,變成了不永久。對於賀先生的承諾,他自己也表示做不到。
  孫亞男父親:“按你說的扣多少,把剩下的給我們,就這個事,違約你定的,把剩下的給我們。”
  “你作為他父親,早這樣說不就好了。”
  經過協商,對方表示可以退還剩下的承包費。隨後他們回到屋裡,單獨協商。幾分鐘後,小馬同學出來了。
  “可以私聊,坐下慢慢談。”
  “退給你們嗎?”
  “給個十一二萬元。”
  對於這家快遞公司是否具有營業執照,是否違規經營,轄區工商所的工作人員也趕來進行調查,煙臺萊山工商局初家工商所副所長王金光:“鵬峰咨詢服務部,經營範圍是空車配貨,具體經營情況還不能先答覆,需要查清楚。”
  工商所的工作人員表示,這家鵬峰配貨咨詢服務部從事的是送快件業務,與營業執照上面的空車配貨是否一致,需要進一步落實。第二天,調查有了結果。
  煙臺萊山工商局初家工商所副所長王金光:“經營範圍是超範圍,應該要有快遞服務項目。”
  按照規定,這家配貨服務部經營範圍必須填寫“快遞服務項目”,對於涉嫌超範圍經營,工商部門會進一步落實處理。那麼,該快遞是否也具有郵政管理部門頒發的特許經營許可呢?
  “從事快遞資質有沒有?”
  “這個不需要給你看。”
  煙臺郵政管理局辦公室科員工作人員:“企業地址、名稱,我們會去查證,無證企業,回去調查處理。”
  就不明白了,這家公司到底有沒有從業資質,如果有,為何不拿出來呢?怕別人看,還是說確實沒有呢。希望當地郵政管理局好好調查一下。就在雙方要談退還多少錢呢,老闆娘說什麼不退,為何呢?
  老闆拒絕退錢 原因是兩學生私自轉讓?
  韻達快遞煙臺萊山分公司老闆毛玉娜:“不知道郵寄哪裡,回來,我把這份拿來,你們看看。”
  從毛女士剛剛提供的這份《解除承包通知書》來看,兩名同學私底下轉讓給第三者,因此他們要追求兩個學生的責任。
  “我沒轉讓,還沒簽合同,那邊那幾個小孩。”
  “是不是給人家要6萬?”
  “我們通過法律吧,到底有沒有轉包出去,對不對。”
  孫同學認為,自己只是把屬於自己片區的部分地方,讓其他同學過來經營,談不上轉讓。
  “我們調查過,我們會起訴你。”
  “我沒轉讓。”
  “法院給你公證。”
  對於兩名學生到底該不該要回,當初交的承包費十五萬元,他們有沒有違約在先呢?
  北京盈科(青島)律師事務所律師賈一平:“他作為配貨咨詢部,與韻達快遞是代理加盟關係,作為加盟,不可能取得永久經營權,自然沒有權利,沒經過韻達總部授權承包給第三方,因此合同無效。”
  律師表示,雙方簽訂合同無效,因此,孫同學也無權將高新區韻達快遞的經營權轉讓給別人。
  北京盈科(青島)律師事務所律師賈一平:“孫同學沒有取得永久,他授權其他人,也沒權利,他們簽訂的兩份合同是無效,解除,退款,孫同學不存在什麼違約責任。”
  既然韻達快遞萊山分公司都沒有取得永久性經營權,何談讓別人永久加盟呢?這錢必須要退還。所有合同都是無效的。對於這家快遞公司到底有沒有郵政管理部門頒發的快遞經營許可證呢,當地郵政管理部門必須調查清楚。對於此事,記者還將繼續關註。  (原標題:煙臺大學生承包韻達快遞片區經營不善 老闆拒絕退錢)
創作者介紹

寢具

ai03aisz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